出櫃不出櫃

馮光遠先生說他出櫃了,同時,羅毓嘉先生出來反駁。

【最新上線】羅毓嘉:馮光遠出了什麼櫃
我,馮光遠,今天出櫃

出櫃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詞呢,相信大家應該清楚。

對我來說,馮先生與羅先生代表的是社會兩種狀況:理想與現實。在一個同性戀與異性戀、雙性戀、甚至是無性戀並無差異、性意識成熟的社會,一個人「出櫃」與否不會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它就與「喔,原來你喜歡吃番茄啊!」一樣正常。在這個情況下,這個名詞不會擁有什麼(它現在有的)「特殊性意義」存在。

但是,現在我們所處的社會,真的是這樣嗎?可能馮先生覺得是,但羅先生覺得並非如此。這個詞在許多人心裡還是一個疙瘩、一個永遠不能去碰的傷口,許多人因為社會壓力不敢去提這件事情,少數幾個提了、公開了,卻又遭受社會異樣眼神看待、被歧視。馮先生可能不是同性戀,大概很難理解那份痛苦,但卻又大方的以這個名詞作文章,引起批評是可預期的。

擁有獨特旁白嗓音的 Morgan Freeman 在接受關於「黑人歷史月」的訪問時曾經說過:

Freeman: Okay. Which month is Jewish history month?
Wallace: There isn’t one.
Freeman: Oh, Oh. Why not? Do you want one?
Wallace: No.
Freeman: Right. I don’t either. I don’t want a Black History Month. Black history is American history.
Wallace: How are you going to get rid of racism?
Freeman: Stop talking about it.
Freeman: I’m going to stop calling you a white man. And, I’m going to ask you to stop calling me a black man. I know you as Mike Wallace and you know me as Morgan Freeman. You don’t say, “Well, ahem! This white guy named Mike Wallace.” You don’t say it.

Freeman:我希望你不要叫我黑人,就如同我不會叫你白人一樣。黑人歷史就是美國歷史。


Freeman 所反應的是一個里程碑,他認為當社會已經成熟,就不需要再特別界定什麼是黑人、什麼是其它的有色人種。同志問題也是。馮光遠心中那個已不再將「出櫃」賦予特殊意義的社會可能與 Freeman 心中不再歧視黑人的美國社會一樣成熟。這樣一來,剩下的問題就是對大多數的人(包含同志)來說,社會意識足夠了沒有。

所以,回歸到這個名詞上,當社會準備好了之後,「出櫃」這個詞就不會再持有這個專屬於同志圈的意義了。馮光遠後來寫了篇文章,解釋其目的,大抵與我的看法相同。我們追求的大概就是這樣的未來吧。

雖然,我也認為出櫃與否扣掉其公開意義,同時也是一個自我認知的狀態,與他人如何看待你是分開的兩件事情。一個每天上健身房重訓、Facebook 放滿自拍肌肉照、好友全部是肌肉帥哥的健美中年男子,堅稱自己沒有出櫃,大概也沒有多少參考價值。

最後,貼上一段影片。Ellen Page 的出櫃宣言。看她不停顫抖的右手,不難想像她的壓力有多大。多點同理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