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碎碎念專區’ category

好系費,不繳嗎?

最近是開學期,又到了開始戰系費該繳不繳的問題了。

當然我在這裡不是要跟大家催眠說一定要交或者是千萬不要交,我只是想提一下我自己對於這些事情的小小看法與意見…

常見的論點是:我沒有參加這些用系費支出的活動,當然我就沒有享受到福利,所以我理應不需要繳系費。
這邊有個點,你已經假設了你(本來可以)享受到的福利是可以單純用金錢衡量的。但如果沒辦法呢?

假設一個情況。某系使用系費舉辦了一個知性的演講活動,參加者並沒有限制身份,免費入場與便當。活動完美結束之後,某系受到演講者很高的評價,也獲得了很高的知名度。

今天,假設假伯斯剛好衝到瑜伽課故無法參加,所以他沒有辦法吃到系學會所提供的免費便當,故他主張他不應該繳交系費。但是,假伯斯身為這個系的成員,自然也享受到了這種「無法量化」的福利,那就是這個活動無法用金錢所衡量的外部效益,像是大眾對於此系的評價等。

在這個情況下,假伯斯是不是也該要「拒絕」這個外部效益呢?他恐怕沒辦法,因為不管如何他都是這個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理可推學生會費。一個學校的學生會所應該照顧到的是「全體」學生,而不是「有交學生會費」的學生。單單只因為學生會所舉辦的活動我沒有參加,所以我不交學生會費,在我看來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也許會有人主張「錢都被系學會黑走了,我幹麼交?」之類的。
關於這個我認為這個與該不該交是沒有關聯的,應該分開來思考。當然系學會應該提出公開、透明的系費使用規範以及程序,才能降低學生的疑慮。繳交系費或學生會費的學生也不是繳完之後就不管了,他們也應該積極維護自己的權利,監督這些經費有沒有被妥善的運用。

好啦,講了這麼多,其實有個點我覺得還滿糟糕的,大部分人在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都太功利取向了。只執著於我獲得什麼金錢上的福利、什麼是我沒有拿到的,而沒有考量到整體(整系)的評價之類的,我覺得很可惜…。

工具與興趣

最近看到了些東西,又讓我想起了很多事。

有時候我會覺得,到底我喜歡做這件事,是因為這件事完成之後的成就感很讓我自滿,或者是我只是享受做這件事的過程呢?還是兩者都有?

我們來翻翻萬用的維基百科對於「興趣」的定義:

興趣是人類在空閒時間喜歡做的休閒活動。
興趣是一種人們在空閒時享受及樂於去做的活動,很多時人們不是為賺錢而參與這些活動。

啊,所以這導向了結局無用論。(咦)

這樣說的話,我也可以說我的興趣其實是架設網誌而不是定期寫文章。XD
就像有些人的興趣就是玩twitter client而不是真正的發tweet一樣。怪我囉?(聳肩)

No Lucifer

No Lucifer – by British Sea Power
這個團的中文名字好像真的叫什麼「英國海力量」…算了吧。這是一首很有意思的歌呢!

是說,真的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學生會投票率18%算是高的了。XD
即使是台大,投票率也不一定說有某個水準就是了。
(不過今年難說囉…)

資訊部長?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感覺起來就像是個今年你架了個網站然後明年接手的熱血青年又覺得我幹得實在太爛所以就把網站砍掉重練的一個職位啊。
這也就是無限網站砍掉重練循環的由來。
不過我也不會架網站,所以就這樣吧。科科。

啊對了我一定要鼓吹我的中國交換學生室友去參加『六四事件21周年紀念反思運動』

結果他們都沒有空去… 中國政府的陰謀?(笑)
不過雖然我有去,但是只去了一下下就要趕回學校了,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orz
而最近台灣關於六四的新聞,說真的,好少…
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香港「明報」,有些新聞真的看了會很感動。

真的。

下次碎碎念專題再會!

A Beautifil Lie

我決定了以後的心情文都要用一首歌來當作文章名。
今天使用的是 30 Seconds To Mars (30秒上火星) 的歌曲。
同時也新增「碎碎念專區」此分類,存放這些文章。

幼稚鬼團 團牌

他們說,年輕就是要瘋狂;我問,要有多瘋狂?

總之的的確確是好好了瘋狂了一次,第一次,搞不好也是唯一的一次。
很快的大一下就要結束了,我們也要面對即將到來的大二生活。
或許機會還是多的是,但是如此次這樣的經驗應該是相當困難再找到了。

就好像 Sam Fisher 突然找到他女兒一樣。就好像 Nico Bellic 發現他表哥被謀殺一樣。就好像 Web 3.0 的定義一樣。
就好像 Thomas Angelo 最後還是被 Don Salieri 的人馬幹掉了一樣。

模糊不清。

事實上,我連這個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都不知道。
也許,只能一再提醒自己,永遠保持著一顆幼稚的心,以及,永遠戒慎恐懼。

大二加油!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