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時事新聞’ category

電子發票

政府政策的難度如果可以分等級的話,電子發票不幸的應該是屬於偏難的那一個。畢竟挑戰財政部長期施行、民眾長期以來養成的「買東西,拿發票」習慣,在習慣的接軌上想必會遇到許多困難。

於去年,資管系名人演講也有幸請到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高級分析師盧志山先生,他除了致力於數位學習落差之外,也投力於電子發票的政策規劃與施行。於會中我們也聽到了許多盧先生對於電子發票的期許,我也十分認同,但當下的看法其實覺得電子發票的推廣絕對需要花上不少時間。

(繼續閱讀…)

你怎能不憤怒

我完全可以理解罵郝冰冰沒什麼作用,我也非常認同我們應該採取更實際的作為來理性討論都羹這個議題。

但是情感上好冰冰真的不罵不行。

拆除當天有記者去訪問,郝冰冰表示「過程相當平和,我覺得這是個好的現象」,無視於警方出動媲美銀行搶案之優勢警力到場驅逐抗議人士,甚至還準備了水箱車。被媒體罵得七葷八素之後馬上改口「這是不得已的痛苦決定」、「有關單位應該審慎思考都更法,呼籲營建署召開公聽會修法」、「承擔所有責任。」

( http://ppt.cc/aV9G )
(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203300016.aspx )

(繼續閱讀…)

第一次遊行就上手

其實週末的目的原先並不是參與遊行啦。

本來週末只是到台北看展覽,跟高中同學聚餐然後聊個天這樣,就剛好被拉去參加反核遊行了。

當然,主要是紀錄一下所謂的遊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參加過抗議遊行活動(真的十分不應該)。總之就是拍了一些照片這樣子。

對於核能,我自己的感覺就是,因為每個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不管怎麼抗議常常只能淪為理念的宣揚。雖然這幾年日本產生了很多問題,但是說實在的除非核一真的發生什麼事故,要成為社會的主流思想應該是十分困難。

但至少我的想法是「連日本都會出事,台灣或台電何德何能保證不可能出事呢?」XD
更何況台電的態度真的非常差勁,之前還傳出工人因為方便講話把隔離牆挖洞的故事,原能會委員都退光光的還要蓋核四,說實在的我自己非常擔心…

當然,反核不是馬上就可以達到的事情,畢竟台灣現有能源結構十分不平衡,而且傳統發電也有其他的污染問題有待解決。但我覺得這個理念應該是每個人都要放在心裡的,因為一旦核電廠發生核災,沒有一個人可以置身事外。

(繼續閱讀…)

台灣好可怕

ok, 讓我們來看看嫌疑犯的定義:

嫌疑犯,英文是 suspect, 全名犯罪嫌疑人,嫌疑犯、嫌犯、疑犯,是指對因涉嫌犯罪而受到刑事追訴的人,在檢察機關正式向法院對其提起公訴以前的稱謂。犯罪嫌疑人和罪犯不同,依無罪推定的原則,除非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不然犯罪嫌疑人是無罪的。

這是維基百科說的。

好像很多人都以為嫌犯就是罪犯喔?

回顧張先生的案子:他被日本警方列為「重要關係人」,應該就是等同台灣所稱的嫌疑犯吧。不過甚至都還沒有開庭,就看到台灣媒體把他當成犯人在報導了,甚至連他爸開的店都有記者去訪問「你兒子殺了人你有什麼感想?」,以往的同學也全部抓出來訪問,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不要跟我說什麼他家有找到血跡他一定是犯人之類的,歷史上發生過的巧合實在是太多了。

前陣子震驚社會的江國慶死刑誤判案也是在廁所找到生理液體就定案了,可惜要等到人都處刑了才翻案。你說說命案現場廁所找到有生理液體的衛生紙還不能夠定罪嗎?
我們常常執著於最初所發現的事證,而忽略之後所發現的新證明,甚至還自圓其說,此謂固著效應。去年三月槍決的鍾德樹案,雖然是縱火但是檢警連打火機都沒找到,報告書上面還寫「不明打火器」,完全忽略了可能是意外的事實。

總之,我要說的就是「不要妄下定論」。即便他後來證實是犯罪人也是。

所謂的「無罪推定原則」是「證明你有罪之前你都是無罪的」,而不是「並不是你無罪,只是因為找不到證明而已唷~」

不過看到台灣媒體的現況,真的讓人很好奇:難道身為閱聽人的我們都沒有責任嗎?

已經習慣了看新聞不思考的人,雖然平常罵「妓者」罵很兇,遇到這種事情還不是乖乖被牽著鼻子走?從日本警方找錯人這邊可以看到許多人的卸責能力有多好。

張先生的Facebook上面自從被人肉到之後便充滿了污衊、下流毀謗等留言,然而發現找錯人之後許多人馬上自我切割,「都是因為媒體亂報」,最後發現嫌犯還是他之後就又回來繼續留言。豈不是自我矛盾嗎?

假設他留下遺書,上面寫著「因為Facebook的留言讓我活不下去」,試問殺人兇手是誰?

他自己?還是有在他Facebook留言的我們?

結論:看新聞,多用點大腦吧。不要老是怪媒體。他們也只是做「民眾」想看的新聞。
(當然我沒說媒體沒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日本警視廳拒絕台媒採訪我也滿高興的,終於要認真面對你們的言論自由了嗎?XD)

最後,恭喜鄉民搶先破案,BGM附上: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