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olitics’

希望的種子

隨便寫寫而已。

其實連說的很對,選市長,真的是在撒希望的種子,這一點柯做的很棒,說是造神我也認了。

人渣文本 說得好,「他們或許可以忍受惡劣的環境,但無法忍受一個沒有希望的環境。雖然他們還是愛台灣,但為了下一代,若台灣失去希望,他們將不得不離開。」

臺灣現在大環境這樣(大環境真的很好用),依然還是有許多人在努力奮鬥者,支撐這些人的不是 22K 而是虛無飄渺的希望,希望臺灣未來會更好。如果這點希望被拔走,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在中央也快六年了,從大一就加入學生會,一直參與直到研究所,感觸特別深刻。以前每學期學生會與諮商中心會辦理「全校幹部座談會」,都會設定幾個主要議題,往年的有校園竊案、宿舍生活品質、餐廳、綠色腳踏車…等,都是很具體且可以被立刻改善的問題。然而,最近這幾年,我發現議題越來越難成型了。難道這代表我們的校園已經越來越完美以至於挑不出問題呢?才怪,我認為正好相反,是問題越來越大,單憑學生的力量無法解決了。例如由臺大點火的兼任助理勞健保議題、校園機車禁止入校問題、校園活動場地問題,都是需要跨部會合作,才會有一絲絲的機會可以往解決的方向前進。

一旦看到跨部會這三個字,就知道難度有多大,也就是我喜歡稱的「大環境下的結構問題」,寫作「結構問題」,讀做「沒有人可以負責」。舉校園機車禁止入校為例,雖然理論上應該是由負責全校交通議題的交通管理委員會通過,但我於提案時總務長卻直接說這個決策並不是由此會議決定,而是在許多次沒有學生參與的行政會議通過後並執行,交通管理委員會只是一個傀儡。找了校長,得到的回應也只是我們尊重交通管理委員會會議的決定。辛亥隧道鬼打牆耶。又例如教研大樓施工延宕問題,總務處推說因廠商惡意用低價搶標,完全合法,所以只好依法行政允許其投標,然而除了依法行政之外,面對一個明顯是惡意、會在事後脫產倒閉的廠商,難道通過公務員考試的精英們會完全束手無策,沒有任何的手段可以反制?依法行政本意是在保護人民,若行政機關有侵犯到公民基本權利之疑慮時,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法律才能為之,並不代表行政機關不能執行其它增加社會福利或是公平正義之作為。層層的、為了保護公民、學生之權利所設下的保護傘,卻被行政機關拿來作為擋箭牌,自我限縮,解釋成免除自己所應付之責任。讀作「依法行政」,唸作「沒有責任」。

當可以被解決的問題都被解決了,剩下的結構性問題怎麼辦?只好期待校長囉。以前我們總說什麼大小事都要找校長,明明就有現有的管道可以用,但是事實真的是很多管道根本就是封死的啊。校長作為全校行政團隊的代表,找他其實也是合理的。所以說,校長能不能讓學生對行政團隊抱有希望呢?(現任校長能不能被期待我還是看不出來,但是過沒多久我也要畢業了,也不甘我的事了)

以前參與全校幹部座談會,都會覺得學生提什麼宿舍馬桶漏水的問題,這種小問題根本不需要提出來到這個全校性的會議上處理,現在認真想想,現在這個會議搭配上現在這個行政團隊,也只剩下處理馬桶漏水的能力了。如果說現在的中央就是惡劣的環境,那吸引大家留下來、努力的希望,在哪裡?

很不精確的對比到市政上,就可以發現為什麼柯文哲的聲勢這麼高。連勝文有政見(應該說疑似是政見的東西,因為內容好像都…),可是柯文哲除了政見(真正的政見),還多了希望。雖然他本身也是精英(醫學院不好考啊),也是權貴(財產也算是很多),可是這些都是他自己努力得到的,不是繼承的也不是人家送的。人家說造神,說他會像馬英九一樣,被拱上天又狠狠的摔下來,可是馬英九當年的脈絡是陳水扁被整部國家機器鬥爭到不成人形,更別忘了馬還提了六三三這種鬼才會相信的政見,現在看柯,真的就覺得柯就只是普通人,那種你錢包掉了會在後方大聲喊先生你錢包掉了的普通人。如果我是臺北市民,即使 這些 關於 柯的 事情 都是假的,我真的希望可以被騙一次。

希望還有下一次選舉。